关于“人生目标不应该是赚钱”的思考一二

这几天去韩国出差真是没有白去,竟然在路途中想通了一件事情。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很久,起源于曾经我跟某位阿姨的对话:

我说:“您儿子并没有考虑如何承担起责任,比如他并不认为赚钱很重要。”

她说:“我教育的就是这样的,不能考虑赚钱”。

一时沉默了几秒钟,我说:“总要多少考虑一点点吧……(如果不赚钱的话,难道我要跟他喝西北风吗?顺便赚钱也算啊……)”

她说:“不行,一点都不能考虑!”

这段对话到此结束。

离开后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不赚钱又怎么开始承担一个男人该肩负的责任呢?她这么说又是什么意图,跟我这么说对她也没有什么益处,实在想不明白。可能我认为的,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不就是为家人创造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吗?身边很多朋友,家里纵容再有钱,也没有直接跟孩子说,“孩子,不用考虑赚钱,爹妈都给你准备好了!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的吧?那时的我想法很简单——赚钱才能安身立命,才能一步步往前发展。但是阿姨这样背道而驰实在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过度呵护肯定是有了的,不过这些也早已与我无关。只不过这个教育问题留了下来,让我细细思考。

最近我对于“不要想着赚钱,去做想做的事情”这件事情有了新的理解。赚钱,在很多(中国)人眼里是一种功利的象征,是一种短视的象征。比如很多人听说什么事情赚钱,就跑去做什么事情,东一下西一下,并没有长性,人生也就蹉跎在了这些“生计或者虚荣”的问题上,一生就这么被浪费过去了。很显然,那位阿姨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这样的人,所以不希望他变得像那群人一样丧失兴趣的灵魂。再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个事情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真的有一件真心热爱的事情!为了这件事情,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做的更好,就比如李安。李安在追求自己电影梦的时候都是妻子在赚钱养家,他顶住压力和愧疚把自己的电影用心拍好,最终获得大成!这样的人,真的可以不在乎荣华富贵,只要给他赖以生活的口粮即可。所谓荣华富贵,都是资本主义“设下的圈套”,让人们沉浸在享受中,欲求不满,把人生的意义狸猫换太子,让多少精英折腰。

前几天跟学校的教授们聊,他们说斯坦福不是一个职业学校,学生们不应该把学校当成一个学技能、找好工作的地方。把大学四年都计划好了,什么时候做实习也计划好了,为的就是毕业后顺利进入麦肯锡或者高盛,从此人生过上一路往上攀登的快速通道。这是可悲的,因为这些行为背后的目的就是典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目的就是不断的往上爬,成为“人生赢家”。并非否定这样的目标,只不过这目标还是没有走出人类社会。

身边的真实事情告诉我们,真正做自己热爱的事情,上天在某一时刻是会眷顾你的,不管是金钱上的回报还是任何形式的回报。因为只有你热爱这件事情,你才能执着、持之以恒的做下去,乐此不疲。那么这样你自己会精进到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积累出别人无法超越的厚度。所谓的财政问题应当顺便就会被解决掉了。我正在用心认真感受,什么叫做热爱一件事情的激情……

然而,这种高回报的做法是有高风险的。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所谓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因为你会发现很多人号称自己喜爱一件事情,然而背后却是踌躇、迷茫、困惑、与不情愿。试问这算是有喜欢做的事情吗?这分明是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热爱所在!实在是不应该再自欺欺人了!爱好来自于哪里?这很多时候是需要家长格外用心培养的,因为世界上大部分的教育系统是不关心你个人的兴趣的,如果家长再不关心,那么可能真的要靠孩子的运气了。所以,如果家长从小就没有培养他们,什么叫做“热爱一件事情”的话,孩子真的很难理解什么叫做热爱。更何况前几辈的人为生计奔波才是人生第一要务,不会有人关心什么是所谓的兴趣,因此中国人大多数最感兴趣的是赚钱。也就不意外为什么年轻一代的首要任务也是考虑赚钱,不排除社会压力。

再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想大成有难度。毕竟很多领域里面是有体系、江湖等各种游戏规则的存在,真才实干能发挥多大的功能真的很难讲。另外,想把自己的技巧打磨到极致,也需要精修勤练,各种资源的汇集和深入的思考,并非所有人均能达到的高度。事实上,大部分人遇到瓶颈期以后就基本上停滞不前了,事实就是这样。如果水平仅限如此,无法再往上提升,这条兴趣之路能走多远?真的是一个很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简而言之,可能只有当:

兴趣发展Delta > 现实压力Delta 

的时候,才是能很好衡量自己是否走在一条健康的路上。例如,自己最开始在一个小公司摄影,但是后来慢慢自己的顾客多了起来,然后自己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然后开始给很多名人拍照,小有名气等等。一开始确实可以很悲惨,穷困潦倒,但是只要能感知出自己在进步,收获这件事情上的成长、或者现实回报,那就说明这是一件可持续发展的事情,恭喜:你已经进入了螺旋上升的循环。反之,如果长时间没有任何起色,那就说明要么方法不对,要么自己不具备各项条件。当然,我并不是说应当放弃,但是如果3、5年都还没有结果,那么我觉得现实的压力一定也会早日结束它。难道一定要不成功便成仁,拖累家里人?

因此,我现在能够明白阿姨对她儿子深深的关怀与期望。然而,家长的思考很多时候只是一个结果,其中的逻辑思考过程完全被省略过去了,这也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因为没有过程支持的结论是可以随意被解读的。例如,完全可以理解为,“我不用考虑赚钱,反正有家里人支持我,我就做我想做的事情——我想做的就是浪费生命与做白日梦。” 我想这并不是家长希望看到的吧!很多时候,压力是迫使人去思考很多问题的动力之一,如果被动力没有了、自主力又不充足,那么就会出现彷徨、迷茫的状态。况且,真正的热爱是不会畏惧眼前的苟且,一定会想出办法全力以赴!正如我看GORDON RAMSAY所言,自己为了学习揉面团跑去多少个餐厅偷师学艺,为了开自己米其林的餐厅不得不把家里的房子卖掉,最终的结果也令人欣慰!

所以我想说的是,没有什么理念是一定会保证任何一个人能够实现人生理想,唯一能靠的就是他自己。教育理念也只是一种引导,凡事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做判断,万万不能变成一种教条主义。当然了,倡导孩子凡事不要以赚钱为目标、而是以把一件事情做好为目的,我想他们的人生应当反而比盯着钱会更加成功,因为除了钱、还增添了快乐与满足啊!

 

 

 

 

 

 

 

 

 

 

 

再次温柔

人们都是怀念青春时光,因为青春里没有油腻和肥胖,青春里只有纯粹和轻狂。

要说我对很多音乐歌曲,还有经典电影确实不了解,最近才因为王菲的一首歌而追溯到了《Don't Break My Heart》这首全篇只有这一句英文的北京气息浓重的歌曲。我又翻开了窦唯年轻时候的照片,我说,他把一生的灵气都爆发在了这个时刻,自那以后,窦唯不再,不再窦唯。

今天我路过了Trek的店面,我走了进去,向店员询问了一下车子的情况,然后要了一辆试骑。刚一跨上车的时候还有点不习惯,但是只有几秒后我就习惯了新车的感觉,然后我在保安的阻拦下开始在广场上飞驰而过,仿佛找回了那个曾经热血沸腾的Ivy。那种所有的回忆和激情在一瞬间从身体电击而过的感觉,重新获得了力量和勇气。我说,这比买个包的要有成就感多了,毕竟,我买回来的是我的青春。

有的时候,脑海中总会出现一些奇怪的问题:可能我们的回忆和感情会与某些特定的事情或者物品所紧密相连。吃饭的时候我突然问了友人一个问题,我说:你说一个男人在临终前,会想到哪个女人?是一生中与他有过强烈记忆的却转瞬即逝的人,还是那个在他身边一直陪伴左右的人呢?他想了想,说可能是前者吧。我说,那对那个悉心照料了他一生的那个平庸无奇的女人是多么的不公平。他说,好像确实是,不过可能事实就是这样。我并没有深究,毕竟人与人是那么的不同,只是你为什么而流泪,又为什么而欢笑?

前几天我看了《白日梦想家》,我觉得这个中文名字翻译的实在是太棒了。Life, i'm lovin' it。当我看到摄影师Sean站在螺旋翼飞机上飞向正在喷发的火山时,也在白日梦地幻想自己有一天站在那里举着相机。格陵兰岛和冰岛美轮美奂的风景实在是让我怀疑自己人生到底都去浪费做什么了,任何语言的描述可能都是苍白的。然后我闭上眼睛,开始重新感受自己曾经与大自然的交流。自然有着独特的语言,要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感受她在与你诉说着什么。

晚上翻看了一下老照片,也别无思绪再去做其他什么事情。只是看着米粒在我身边依偎着趴着,有的时候觉得你如果就是什么人的全部世界,还是一件挺暖心的事情。他们离不开你,生命中只有你的存在,你由此感受到了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有的时候我们追求生命之轻,可以飘向四方而毫无牵挂。有的时候我们怀念生命之重,可以走回来摸摸头而抱成一团。

看着想着窦唯和王菲的故事,总觉得有点可惜又觉得是个必然。年轻时候的轻狂和不可一世,又怎能容得下另一个轻狂存在?看着春去秋来,落叶满地,青草丛生,又是一年。你还好吗?

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再次温柔。

 

 

 

教育创新可以“以退为进”

中国的教育涉及到的范围之广,牵动国民的基本生活之深,一直以来都是国之根本,牵一发而动全身。

其中出现的问题也不言而喻,例如,大城市的基础教育已出现白热化的竞争趋势,三年级以上的小学生自由支配的时间几乎为零,大部分时间已被家长安排去上各种课外班。那么让这么多家长忙碌奔波的目的又是为何?那自然是残酷的小升初选拔。进入初中后很快就需要为中考备考、进入高中后就自然要为高考而拼命。一旦开始进入轨道,便无回头路,整整12年。一旦进入大学后,学生的疲态开始展现出来,业荒于嬉。然而事实上,大学才是人生第二轮竞争的新阶段、新开始。倘若此时对学习报以无聊、厌倦之态度,对于个人与家庭而言,前功尽弃的代价可想而知;对于国家而言,人才积极上进的意识过早夭折也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培养人才正如培养果蔬,只有在优渥的土壤里配以适宜的自然条件,充分吸收阳光的能量,再有人工精心的修建呵护,才能结出甘甜可口健康的果实。试想,施加过多化学肥料或者添加催熟剂,都会导致水土污染,影响植株的发展,虽然也会结出果实,但是营养程度上自会大打折扣,更不用说还夹杂着一些残留农药。总体来说,人生到底是一个60年以上的事情,过度把能量和热情耗尽,就好比把42KM马拉松以跑800M的速度来跑,势必会造成后面乏力的局面。然而,这并非全盘否定其中的努力,我认为要拿捏好一些关键点,可以让之前的工作事半功倍。

教育是每个人的事情,也是国家的事情。个人为国家分忧,国家为个人的成长栽培。这应当被视作为一个互利互惠的过程,所以更应当从长远的角度来考虑,而不只是关注眼前当下这几年的得失。然而,由于教育资源的集中化,导致不早进入“快速通道”便会错过“一生的良机”的想法非常普遍。首先对比发达国家来说,教育资源的集中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也是一个会回暖的趋势。优秀的学校势必会越来越优秀,壁垒也会越来越高,同时普通的公立学校的教育质量也稳定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情况,我认为也是我们应当发展的方向。极端化的选拔势必带来极端化的竞争手段。因为涉及到国之根本,因此教育更多层面上需要进行宏观调控——该调控并非仅是“教育”层面的调控,而是进行产业结构的优化、地方资源的特殊配置而产生的配套的影响。试想,如果对于“优秀”的测评维度极为单一的话,那么必然“优秀”只有一种,但若多样化的产业、学术特色出现后,势必能满足部分人对于未来的期望。同时,另一个要进行宏观调控的是人们的意识形态,“想要最好的”是很多家长心中渴求的愿望,然而“最好的”未必是“最合适的”。随着二胎政策的展开,独生子女承载的家族期望压力会被分担,而此时应当引导的则是“最合适的”。

既然谈到教育应当选择“最适合的”,如果回归到学生个体来说,就应当对自己的学习成长目标相对较为清晰。相比于现在大多数学生对于“为什么学”“学什么”等关键问题并未有过深刻经历与思考,是在未来应当被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该问题之所以出现也合情合理,毕竟自从进入12年的学习之路之后,只需遵循着既定的轨迹移动即可,自身并不需要做过多的思考与判断。大多数家长也没有深入的思考,对于孩子适合做什么事情也不太了解,以至于出现“大眼瞪小眼”的情况。孩子在进入大学后,享受的是放松时间,而非蓄能的机会,以至于极为宝贵的学习光阴被浪费,也不利于未来的职业发展。

每当我们谈及教育的时候,势必会从极为宏观的角度来探讨。那么当我们聚焦到每一个个体身上,再来看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变成了几个具体的问题,例如“学习”、“考试”、“升学”、“就业”。如果从个体的角度来说,问题就更清晰了一些:学习没动力,考试下题海,升学独木桥,就业压力大。如果单就学习来讨论,中国的学生普遍存在的问题是,被众人(家长、老师、社会)推着往前走,且学习兴趣单一,或者说没有兴趣,不知道兴趣是什么。我认为这是所有学习问题的源头,自然也是破局之道。

本质上来说,学习是一个自我驱动的事情,不管是依靠兴趣来驱动,还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再紧迫,学习都应当是一个自我引导的事情。而具备兴趣的学习,则可以理解为太阳能板驱动的小汽车,其特征在于只要有兴趣,就如同太阳光照射下的动力小车,永远是会继续前进的。整体来看,教育需要进行人才自上而下的宏观引导,但是随着未来变化的加速与不确定性,保持人才的多样性和活力才是一个国家的竞争优势。所以此时更应当关注个体的成长,因为个体生发出的多样性是自然的特性,应当顺而用之。培养学习兴趣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事情,因为它很可能只发生在一个人成长的特定的窗口期。一旦窗口期错过,人们便会对很多事情不敏感,会产生陌生的距离感觉。因此,再儿童阶段设立兴趣培养的项目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应当只把该任务交给家长,而是应当从社区出发,建立社区的配套兴趣启蒙服务中心。同时应当加强早期科普的投资经费,让儿童在小的时候接触到相关的内容,以亲和友好的方式,防止在日后形成知识隔离——对于某类学科或者“学习”“学校”整体产生厌倦感。尽力做到小学三年级以前,应当大力倡导对于孩子兴趣的关注,适当缓解家长急功近利的心情。从小埋下一颗种子,才会有日后发芽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脱离开老师而讨论学生也是不现实的。老师方面的问题也较为突出,主要是薪资少,工作量大,重复性工作多等等诸多因素。我曾经深入到小学里去观察,除了硬件条件确实有所改善,老师们的讲课方式依旧如同十年前一样,并没有任何本质改变。这并非以偏概全,只是认为这样的情况仍旧非常普遍。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有其历史阶段的限制,之所以教育行业很难像其他行业被互联网颠覆,主要是由于其复杂的系统结构,以及人在教育过程中不可或缺这一关键因素所影响的。一代代人的变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如果老师的人生经历没有大幅改变,那么他们的教学方法多半也是会言传身教下来。因此针对教师群体,如果只是关注他们的业务本身,可能会像一个绳子打了死结,越拉越紧。而如果我们的关注点在于提升老师的开放心态和拓展其他方面的见识,那么可能会反过来激发老师对于教学本身的兴趣。另外非常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很多经典的教学过程一直以来都是以“某位名师的教学法”的方式所存在的,其价值自然不言而喻,但是这种方式的普世性会被挑战,因为这种方法脱离开这位老师个人的时候,就会大打折扣,魅力无法得到释放。因此,老师们在学习起来的时候,要么需要自己从头摸索,要么借鉴某大师的教学方法,但又无法还原,很容易导致“四不像”的情景。因此,老师们很多时候也是有着自己的苦衷——奈何工具箱里的工具不够多。但此时我们再把“教育”换成“学习”来看的话,如果老师的职责从“自己讲授知识”,变为“让学生学习到知识”,这一角度的转换,让老师从单向的传授变成了——以终为始的学习体验设计师。同时再配合着科学学习的方法,可以让学习体验变成一个普适性更强的事情,老师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反思与总结进行迭代与思考,教学的过程也会更具有乐趣。老师并不是一个人,他们应当和辅助教学的团队在一起,共同进步。

当我们主动尝试从别人的角度理解问题的时候,至少问题的一半就已经得到解决了。同理,如果我们以学生的角度来思考设计他们的学习路径,就会为他们的兴趣留下更多的空间;我们如果以老师的角度来考虑培训等服务,就会为老师的成长留下更多的可能性。欲善其功必先利其器,教育过程中的所有参与者都需要对学习有一个客观的理解并且掌握科学的方法。观念的改变配合着行动上的实践,才能带来真正的改变。

宏观的问题归根到底也是每一个人生活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当我们把教育问题换个角度,来作为学习问题思考的时候,以终为始,也许能体现出一种人文关怀,让这种以退为进的相互理解来松解每个人身上都紧绷的神经。也许我们不再需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是全身都能更加主动的动了起来。

 

 

 

 

 

 

 

 

所谓“大梦想”和“小梦想”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尺寸”的梦想,有的人有着所谓的大梦想,就好比公认的Elon Musk要把“地球人都载到火星上去”,也有人有着自己的小梦想,就好比很多女孩子梦想中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店或者咖啡店。每个梦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都承载了不同的重量。那么为什么会有人称之为小梦想和大梦想呢?我觉得直观的反映应该是,小梦想比较容易实现,大梦想不容易实现——以及,小梦想可能更多指的是属于个人的,而大梦想指的更多可能是承载了其他人的心愿。花店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到火星上去可能会是全人类的梦想!

人们对于现实是充满着羡慕嫉妒恨的情感,但是对于一个从未实现的梦想,却是充满了无限憧憬与向往。这个梦是存在于每个人脑海中的,期望着“有一天,我也能活着踏上火星的土地,哪怕生命在此刻终结也无怨无悔”。积少成多,一个个相同的小梦想,汇集到一起就变成了一个大梦想。我们的文明倡导,人生要有大梦想,大理想,要把全人类的福祉放于胸中,荡气回肠。为什么?因为梦想就等于人生的终点。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终点就在眼前。更何况能不能实现梦想又是另一个问题。人生就是一趟旅程,这个比喻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试想,如果现在我们有着大把的时间和大把的金钱,我们可以选择在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事情,我们会去做什么呢?我曾经深刻的体会过这个问题——只不过是在我的世界中——这样的一个虚拟世界里。但是如果打开上帝模式的话,就是这样的感觉:工具箱里材料一应俱全,自己也可以腾云驾雾,看着眼前偌大的世界,我到底要干点什么事情呢?我搭建了一个小屋子,外面圈了一圈羊和牛,然后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下雨……自己一个人在野外中奔跑……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到哪里,而且还可能会迷失回家的路。我奔跑着,奔跑着,企图找到那个方向。最后我开始兴建房子,我盖了好多房子,但是每当一个房子落成后自己也能感受到那种无聊到死的沉寂。最终,我做了一个指南针,决定离开家,带上我的床,四海为家——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据说我的世界中是可以看到世界边缘的,于是我做了一个地图,然后开始去往这些陌生的领地。我经过了沙漠、山丘、森林、沼泽,在水上看到日出和日落。我那一瞬间仿佛陷入到了远古时期,对生命意义无尽的迷茫之中。于是,我又转换到了生存模式,在生存模式中,所有的材料都需要自己去收集和获取,哪怕是为了造一个指南针也要上刀山下火海,还可能被僵尸伏击。在生存模式中,所有的梦想瞬间变成了“如果有无尽的牛羊和黄金钻石该有多好,这样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采集了”。从生命的横轴上来看,几十年可能都在收集生存相关的必需品,建造一栋房子的进程变得如此之慢,每一块素材都获得的如此不易。可见生存的压力与人生的梦想并非两条平行线。

当然,我没有发觉红石的用途,所以我的世界一直无法进化,可以理解为我所处的世界是石器时代1.0。一旦把红石引入,所有的东西都有了逻辑和动力,可以升级为逻辑时代2.0。通常在于这个时代中,用上帝模式的玩家是可以发挥无限的想象力来创造各种神奇的东西。同时,因为我是独立玩家,所以体会的更多的是孤独和寂寞,而不是集体的乐趣。不过就是为了让我沉浸到这种世界中,才能穿越时间的束缚,发掘一些从未感受过的东西。

玩游戏的过程让我切身感受到,所谓的梦想,是为了与现实生活中的制约所平衡的产物。之前我有讨论过,世界是阴阳平衡的,有正就有负。现代生活让我们不得不为了活命而奔波,与数亿人竞争。不得不承认,“多挣钱”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个不错的生活条件,就好像我在游戏中冒着生命危险去收集材料来盖房子,差不多。不过,如果想达到理想的情况,可能就会花去我们人生的大部分时间,甚至可以直接退休了!那么理所当然的,出现“开个花店”“开个面包店”的理想就会出现,并不是他们真的热爱鲜花和面包,只是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与生活的妥协——现实与梦想的妥协。欲带王冠,必承其重。先不要说王冠了,能带个项链就要承担的起价格。大梦想必然意味着大付出,如果连小梦想都没有实现的人的话,又何尝会去挑战大梦想呢?这是需要勇气和一定的浪漫主义色彩来填充的。

很多人会瞧不上小梦想,会觉得这个人志向如此之低。就像我刚才说的,很多时候这是一种与生活的妥协,不是一种向往,而是一种结果。所以并不是志向低的问题,而是本能的对于现实的一种反应。每一个大梦想,也是由小长大,汇集了所有人希冀的能量而凝结在一起的。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心中承载了多少人,就会得到多少的回馈。

上面讨论的都是能一眼辨认出何为大梦想、何为小梦想的情况。但是存不存在一些时候完全辨别不出来?我之所以会想写这个主题是因为,我最近听到了Lady Gaga的一首歌叫做<Artpop>,当年她的作品横空出世,我都不记得给那时的我带来多少惊喜!这首歌是首老歌,歌词描述的意思大概是她希望结合艺术与流行音乐到一起,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于此同时我又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某共享自行车与某团结合的事情。你能说,前者的是小梦想而后者做的是大梦想吗?我感觉从不同维度来说,前者很可能做的事更大的梦想,而后者做的只是“务实”。这就出现了我疑惑的问题,那么我们在决定自己要做的事情时,到底应当以什么样的价值观来衡量自己的目标?我想了一下,也许这样可以很好的解释:

我们的各种尝试,也就是0—1的部分,应当被认为是价值无限的;而如何把1—100让更多人享受到成果,可能是价格无限的。∞ x ∞ = ……。

前半部分,我们称之为梦想;后半部分,我们称之为财富。 当梦想足够被称得上是伟大的梦想的时候,就说明她承载了大多数人的期望,给了人们希望和憧憬。仅仅这部分力量就已经是无穷尽,足以驱使任何事情的发生。而付诸行动后,让更多的人都能切实感受到梦想实现后所带来的福利后,则是当今社会所认同的财富的汇集。如此说来,梦想和成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事情——想到了,做到了。那么命运就会馈赠与你。俱往矣,很多人在这两个过程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我们又真的清楚自己的角色吗?同时又能如何破除井底之蛙的限制,而真的走到时代的最前沿?在实现的过程中又如何克服重重难关,突破重围?……问题太多了,如果等都考虑清楚后,可能早已白首!

所谓“大梦想”和“小梦想”,均是我们行动的终点与起点。并没有什么梦想真的是小的,因为凡是小的梦想也能成长升级,凡是小的梦想也能汇聚成伟大的存在,没有小则没有大。可能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最能选择的是自己到底希望度过一个怎样谢幕的人生旅程?

 

 

 

“熟悉感”在学习中的重要作用

这真的是来自一段梦中的思考,现在才把这些思绪记下来,希望没有丢失掉一些什么重要的信息碎片。

今天早上迷糊中抓起手机,看到老妈用老弟的微信给我发了几个信息,定睛一看,是说:老弟不好好学习,然后和一个初三的混混聊天,非要看我的狗,于是我弟之前就很着急的联系我,跟我要狗的照片。这一看,可把我吓坏了!内心一惊,但是又表面上平和,说没事儿,把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删了就好了,顺便教育一下如何跟这些人合理交往。

事实上,我是很不开心的。因为我看到太多的小孩,不喜欢学习,然后no other way to turn to,于是就只能投身于游戏,因为他们只有在游戏中才能感受到自己的成就感,尤其是男孩。他们由于自身的年龄和发展阶段所限,并没有所谓的延迟满足的能力(或者不够强),于是会对instant feedback的东西格外青睐。及时反馈的东西,那不就是游戏吗?游戏是多么吸人魂魄的东西啊!它设计的机制就是在利用人性上的各种弱点,让你沉溺不可自拔,那么小孩子又能有什么防御力呢?然而事实上,如果小时候没有玩过游戏的人,长大后很可能也会觉得,“游戏?有什么好玩儿的?”。他们的意识形态中,有很多比游戏更加有趣的东西!当然,不乏那些后来精神空虚,实现了学术上的阶段成就后,就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游戏的人,这种毁灭的程度一般可能更加迅速。

从小接触一些事情的孩子,之后对这些事情更感兴趣的可能性会更大。首先,他们并不会感觉陌生,所以不存在心理上的界限;其次,他们之所以能接触到这些,那么就很可能是因为身边有从事相关事情的人,所以也会相应的提供更多相关的学习资源。虽然还有其他的因素,但是单只有这两条,就可以确定他们将来在这件事情上所花的时间了。然而,合理的使用互联网或者移动产品是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的,怎么说?原来信息是要靠一个个个体,物理移动才能获取,但是现在只要你能想到,没有什么是找不到的……(如果能翻墙的话)。因此,其实现在来说能改变命运的机会,应该是比原来大了多才对!但是为什么目测上去……好像并没有什么本质改变呢?仔细看看,大家的网络行为,就可以略知一二了——大部分上网时间都花费在了娱乐消费上。这个就好比,一堆书放在了眼前,但是也不知道从何读起,也不想读,所以就默默的翻开了一本漫画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要我说,为什么UGC的东西在中国就火不起来,中国95%的都是消费者,只有不到5%的人是创造者,能火起来才怪了。所以,为什么我们不喜欢创造?是不喜欢吗?还是不会?当一个人沉默的时候,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心知肚明缄口不提,要么脑子空空一无所知。显然,不会、不习惯、不擅长、不熟悉,更是原因所在。那么这就回到我一开始提到的,对一件事情的熟悉感和陌生感。

00后会对语音输入非常熟悉,那是因为在他们小的时候,手机就出现了,然后他们不会打字,只能依靠语音输入法来和网络进行互动。但是90后就会觉得语音输入挺蠢的,费劲又不准确。可能突然有一天,90后会发现,原来语音输入法已经如此牛逼了。是的,那么我们做一件事情和学一件事情,也是存在这种“陌生感”和“熟悉感”的,而且很可能发展的节奏就像滚雪球,越来越好或者是越来越糟(之前已经论证过了世界的发展是极端化的,也就是“发展的惯性”)。

不写作业,就打游戏。不打游戏,就只能写作业。这样的生活是挺无聊的。对于不缺吃穿的00后们,生活已经不再是吃不饱穿不暖了只能玩儿命学习改变命运的时代了,相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变成了怎么才能有趣?而对于精英阶段,竞争只能有增无减。

因此,早点给这帮熊孩子们埋下一下种子,是非常有必要的。让他们不想写作业的时候,可以干这个,而不是打游戏。这个,我认为就是介于学习和游戏之间的一种存在,是一种开始的时候非纯自愿的,然后慢慢会爱上的东西。小的时候这种东西,叫做科普动画片。当年电视还是大家普遍接受的一种媒介,那么覆盖率确实很高。不想写作业可以看电视,看电视的话可以看科普动画片。那么对科学也算是有点了解,以后学习的时候也会有点兴趣。但是随着电视这个媒介的崩塌,手机上并没有跟上这样的节奏,因为手机上更多是自选,而非他选。这就导致了,在纯粹内容质量的竞争中,必定会被游戏击垮。但是这就造成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孩子小时候接触到的不是游戏就是学校,又缺少与自然的直接接触,那么对自然注定就是陌生的。那也就别提什么发明创造了。

当人与自然越来越远的时候,就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所以,我们需要一种让他们能对自然产生熟悉感的,且以他们熟悉的媒介方式展示出来的内容形态。故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通过段子手让大家对故宫开始感兴趣,然后再深入了解。有的时候,不要指望别人来了解你,可以多用对方的语音介绍一下自己,没准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你了呢!

好了,写到这里,被叫出去喝一杯了。

 

 

 

 

 

 

 

 

 

世间所有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内心的修行

最近越发感觉到,世间所有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内心的修行。

我一直都还是有点相信超力量的存在,超力量是什么?我觉得就是一种看不到、摸不见,但是却时时刻刻影响着我们的一种力量。或许可以理解为气场,又或是因果循环的Karma,总之,就是有一种个体与世界相连的感觉——我们极为弱小,世界上的任何变化都会影响到我们;但同时,我们做的事情,又会反过来影响世界上的其他东西。就是一种:

一就是全,全就是一

的感觉。

这并非指的是物理层面的,比如多扔一个垃圾少扔一个垃圾的问题。当然,这点是非常重要的不可否认。但是我指的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再具体一点的话怎么说呢?首先我想说一下阴阳对应的事情,这个世界是平衡的、是对应的。有正能量就有负能量,有物质就有暗物质,有男就有女(大部分生物物种),人长得也是对称的。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对称性是世界的基本属性之一。既然有对称性,那么一个信号发出去,就会有相应的反应,没结果——也是一种反应……没结果也是件好事吗?

先让我们来承认另一条真理:这个世界是遵循着某种机制在运行着。天文物理化学规则自不用提,人文社会中也存在着很多“文化习俗”。文化说简单一点,就是人们习惯的生活方式。总之,这里就是想说明目前人类认知的世界运行是有规则的。那么人类在探索的过程中,就是不断的寻找摸索着这游戏里的规则。制约着我们发现游戏规则真谛的机制,就是生存。插个题外话,天天想着赚钱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生存,那么这种目标本身就不太高级。虽然不太高级,但是会防止游戏被解密,所以就会有奖励机制来鼓励这种做法,让游戏可以延绵不绝的继续下去。因此,绝大多数的人,从使命层面来说,都是处于生存阶段,处于世界中的NPC。因此,我认为只有目标这个世界真理的人们,才是真正参与游戏的人,才是会被铭记在游戏历程中的人。题外话结束。

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到题目的内容。

嗯,没有结果也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因为至少不是立刻出现在眼前的坏结果吧!哈哈哈。严肃一下,上面说了,世界是遵循着某种机制在运行,也就意味着,如果一个信号出现,在运行轨道上的话,会『立刻』出现结果。没有结果,很有可能说明的问题就是,方法不对——没在轨道上。那这就是个很好的标志,说明自己的方法不对,要改。

改,怎么改?如果我期望一个人帮我做个事情,他没动静,我催他又没用,那么我改什么?是的,马上就要点题了。

就是,从内心改。

好了,这句话说出来后,估计大部分会觉得“这一定是鸡汤”。如果你是这么感觉的,那就说明你经历的事情还是太少了,或者并没有对这些事情进行认真的反思,自然也就错过了和世界沟通的机会。此时请你好好自省一下,省多少年我不知道,但是什么时候能对这句话有感觉的时候,再回来接着看这篇文章吧。

有缘人,我们继续往下看。

从内心改,顾名思义,就是要把世界全部装在自己的心中。当世界都在于自己的心中的时候,会出现的结果就是,只要我们改变了自己的内心,事情就会得以顺利的解决。而那些曾经牵绊了我们很久的事情,说到底都是自己为自己设的业障。

前几天一个有缘的朋友跟我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位大佬,年轻的时候赚了不少钱,然后身边的朋友纷纷来向他借钱,他借出去很多。而然却没有人还钱,甚至在一些场合看到他的时候,还纷纷避而不见。这位年轻的大佬感到很沮丧,人财两空,钱回不来了,朋友也没得做了。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请问,如果是你的话,会怎么做呢?接下来,这位大佬做了这么一件事情,他拿出一张纸,把每一个借钱的朋友的姓名和金额写了上去,写了满满一页纸。然后……他一把火把这张纸烧了。说,从此以后,他又可以与这些人做朋友了。

有多少事情,是我们自己在限制着自己。“他借了我的钱不还,我要跟他绝交。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劈腿,我要一辈子恨他。他这个人狗眼看人低,我觉得没有必要继续搭理他了。为什么我赚不到钱?为什么没有女生喜欢我?为什么你不愿意再和某些人说话?”……诸如此类的问题太多太多。

那么有人会说,反正大佬又不差朋友,干嘛非要和这些人当朋友?这件事情本身是这样的,但是如果一个人执念于什么事情,那么就需要做一些事情,来改变这个困境。

那么此时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改变自己的内心。有一句很朴素的话说,“出了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那么我这里想说的就是,“要想解决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方法”。

以上情况很显然,钱和友谊不可兼得,若执念于两样,必然会全部失去。那可能我们的内心需要做出的决定就是,我要的是和他们的友谊(哪怕不是真实的)……也许最后钱回来了,朋友也成了真朋友呢?

内心是我们给自己眼前世界设置的幻影。如何能突破自己,看到幻影背后的真实,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所以我说,世间所有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内心的修行。 

有些人是活在现在的,只有当事情发生了才会反应,既不思考未来也不总结过去。他们很难修行,是标准的NPC,但是会活得简单而快乐。有些人是活在过去的,时间停止在过去,永远也出不来,他们即便修行了也不会有再实践,所以没有办法弥补。有些人则是活在未来的,可以预判很多事情的发生,但是他们需要勤加修行才能获得简单的快乐。

上面总结的并不全面,乍一看上去和主流的“活在当下”有冲突的地方。活在当下是一种心灵上的状态,而不是解决问题的思考,并非一个概念。

内心修行到最后,会不会涅槃呢?

 

 

 

 

 

 

 

 

 

定格在那一瞬间,我们的时间不再流逝

很久之前一位好朋友做了一个类似艺术品的装置,名称叫做"Digital Decay"。

什么意思?大概就是说任何事物都有一个衰败的过程,那么像网络上我们发布的信息、照片和情感文字,又会经历一个怎样的过程呢?我当时看到她的作品时,只是觉得蛮有趣,很特别,并未多想。

时至今日,我觉得自己可能对这个Digital Decay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很多。那是因为,看到了一些曾经的账号,在某一时刻后,我们仿佛把它们都遗忘在了时光的沙漠之中——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了。说实话,为什么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了……那可能要看看最后一张图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上传的,喏,发现了,因为赌气。赌气就是关心,攀比也是一种关心,胜过对方自然也是一种关心,哪怕对方不知道,自己也要继续做。但是,对方真的不知道吗?为什么某一刻开始,再也没有动静了……若是真的因为爱这件事情,为何又无缘无故的停止了呢。

再打开账户的一瞬间,才发现满眼都是曾经的自己和另一个人的身影。

“因为你离开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这件事。”

这可能算不上是decay,而是永远的凝固在那里了。如果非要说是衰败,那可能也只是在记忆中石沉大海了吧。曾经留下的印记不会改变,除非,除非你再次登陆,有意地删除了它们。在大自然中,你只要不管它,就会有分解者来分解掉之前的所有曾经。而网络世界中,没有这样的分解者,这个分解者只能是你自己。那么,我们甘心去当这样的一个分解者吗?我们……。可能在一时的冲动下,我们下定决心再也不看到这些东西,删除了,也就从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

“人没有过去,是一件好事吗?”

这些问题我并没有答案,只是感觉在数字世界中,所有的东西都来的太突兀、不自然,让人总要经历那么一下剧痛。难道这样久而久之后,人不会变的更加冷酷无情吗?

“可能有些东西,就像遗迹一样,放在那里,就是最完美的吧。”

「杂谈」原地踏步的悲哀

身边有不少人是这样的,原地踏步。

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会发现他们在不断重复的做着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区别的事情,虽然这些事情看着都不一样。

身边有个朋友,喜欢画简笔画,其实画的真的还OK的,但是如果你看过他过去2年画的东西,基本上是没有进步的。比如细节上的处理、颜色上的使用等等。另外一个朋友,总是拍一样的照片或者类似的小视频,既没有挑战,也没有趣味,总之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会说,啊,好棒啊!但是看久了就会说,原来就这点料啊? 

要想不原地踏步,第一个需要克服的就是「延迟满足」。这个还是很容易理解的吧?如果做一个30分钟的小片子就能被朋友圈的人点赞like,那么这种满足也就只能保证你停留在这个水平了。但是如果能忍住不炫耀的欲望,花3个小时、乃至30个小时把东西polish好的特别精致,那么可能就是another story了。当然,除非你的水平已经非常非常赞了,才会稳定在一个较高的水平,毕竟不能拍个电影拍到30年去吧!

那么不原地踏步的其他附带前提条件是什么呢?就是能做越来越困难的事情,思考的程度越来越细腻,技巧越来越娴熟。这是需要不断能step out of comfort zone的,需要勇气和自信。回到现实生活中才发现,大多数人都是无法冲破自己的小框框,而十年如一日的在原地踏步。

那么原地踏步的后果是什么呢……前两天看了个词,叫做“逆水行虾,似进则退”。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吧,微观上来看好像是在进步,但是宏观上来看却是在退步。那退步的风险就很高啦……具体的就不说了,但是结局会比较悲催,身边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别人的生活怎么样,那都是自己的选择。而自己是一定要注意不要陷入到这种日复一日的踏步中去。

共勉。

 

 

倒影,涟漪,与黑暗

Berlin的天也是这样一直阴雨绵绵吗?坐在炉火边的我却感受到了十足的光亮与温暖。酒店的低调内敛是我喜爱的类型,黑白相间的几何图案铺在地上散发着神秘的奢华。即便是摆设的插花也是抛光面的不锈钢金属的立方体,和带着雨后湿润感,挺拔苍绿的竹杆和暗紫色的马蹄莲,还有带有海水质感大贝壳作为分隔物,带有点点的团草。矜持而又大雅。大理石的质感让人不由得也跟着尊贵了起来。不过,旁边的廉价的橘色长绒圆形地毯却格格不入。

耳机里回响的是TS暗黑系的新歌,在品味蕴含其中的情感——前调是恨意……是的,被背叛的感觉……中调好像是复仇,后调是新生。对比歌曲都是积极向上的Katy Perry,TS仿佛负能量多了一些:分手、背叛、复仇。好奇的我查了一下二人的进化史。KP的作品比较多样化,从最开始对LGBT团体的描述、到积极的励志歌曲、到反讽人类生活的题材。TS的也非常直接,只有不断的分手复仇情歌(其他的暂时被忽略)。可以感觉到TS是在拿自己的生命为素材;KP则不会让人触及到她的真实生活,而是她一手编织的fantasy乌托邦。从这一点上来说,TS是非常真实的,因为她不掩盖任何事情。可能对KP来说,这就是一份job, 对TS来说,这就是life. 

晚上又看了一遍高达SEED,而这次中芙蕾和基拉的感情纠葛引起了我的注意力。原来看的时候想到的都是和拉克丝的完美爱情,基拉大神和拉克丝女神的绝配。但是,现实生活中芙蕾才是那个每次给基拉温暖怀抱的人,哪怕这是虚假的复仇。漫长的岁月中,给予那个无知少年温暖的女人,才是最真实的存在。脆弱哭泣的时候,一把温柔的女人香。就好像剑心的雪代巴。因为,现实是残酷冰冷的,一个人活着真的好艰难——无助、误解、背叛、陷害、自责、绝望。需要另一个人可以给予脸碰脸的温暖和背靠背的信任。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经意间伤害到别人,比如对人品的怀疑”。身正不怕影子歪,但是却不得不预防会溃于蚁穴的可能性。良知可以辨是否,明真理。然而有多少人可以致良知,而不是无法做到真如自性而游走在一层层蒙着尘土的充满了黑色漏洞的茧壳之中。哦,见不得光,见不得光,太亮了,太亮了!我黑色的眼睛无法承受这耀眼的光芒!我们……看不见消除了人欲的世界……我们……眼前的只有自己的倒影。触摸着自己的脸庞,哦,这是我微弱的鼻息,这是我冰冷的指尖,这是我迈不开的双腿!黑暗中只有me, myself and I。

每一个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倒影之中,来自过去的涟漪,波及到了对未来的展开。这便也导致了罪孽的延续。有部电影说,What defines you is your past, but I’d rather believe that what you do defines you. 要用当下的力量突破过去的禁锢,不断的刷新refresh自己所期盼的未来。学会放下和遗忘,是前进的必需品——过去的你必须死亡, ‘cause the old you is dead, then, I choose to live a brand new life.

放一把心火,烧光曾经的所有。 

 

 

香草小土豆,有效学习的“前提”是什么

今天是我欧洲之行的第9天了吧。大肘子、大啤酒、大香肠,还有山寨的中餐和日料,已经让我失去了对当地美食的探寻(你看,兴趣就是这么容易被眼前残酷的现实浇灭,虽然这可能并不是事实)。还是回到了自己住的酒店,从“报纸菜单”上点了烤鱼和冷牛肉。热腾腾的精致美食放到了我们眼前,我磨刀霍霍向烤鱼。吃的正欢的时候,我抬头一看,“咦?你怎么又点了香草小土豆?”指着同事的餐盘说道。回想一路上,香草小土豆的身影就神出鬼没,出现在各种菜肴中。又想起,原来这里的人主要拿土豆作为主食——所以香草小土豆是饱腹用的。

突然一瞬间,好像曾经的一个什么“土豆饥荒”从脑海中一闪而过。想不起来,我若有所思的问着同事,“你听说过什么土豆饥荒吗?” “不知道。” 我翻出手机,开始Google搜索脑海中这飘忽不定的记忆碎片。查到了,是爱尔兰大饥荒,也被称为“马铃薯饥荒”。

我一边看,一边读,一边梳理自己沉睡了已久的惰性知识。我读着读着,意识到了这场饥荒的缘由、历史背景、政治意义,甚至还看到了曾经学过却不知何意的经济学原理(Giffen Good)。我一边读着一边总结,“你看,饥荒后,爱尔兰就独立了,怪不得这场饥荒这么著名。” 随着继续阅读,我发现这场饥荒可没有这么简单——病毒的产生可能是随机的,但是如此爆发饿死上百万人的惨状,一定先前是被埋下了很多的雷。例如,粮食的单一度是什么造成的?为何没有粮食储备?等等问题引人思考。一连串即将爆炸的问题让我花了不少时间在wikipedia上细细阅读。

“所以,我给你推荐那本书嘛,Guns, Germs, and Steel.” 同事说道。

这是因为我刚才感叹道,“谁能想到,一个细菌的产生,导致了一个国家的独立。” 其实,在此之前已经不知道被推荐了多少次了。我总是一副不屑的态度——“奇怪的标题!” 也就没有当回事儿的认真询问。但是,此时我却是意识到,这本书我是要读的了。有些时刻人们就会突然的认真起来。

兴趣被激发的瞬间就是这么神奇!如果没有真实的体验,我可能对土豆还是关我何事的态度。也自然不了解其中蕴含的血泪史,也就更无法了解到世界上另外一番土地上的人是如此生活的。想起之前学习的时候,那就是一团混沌了。我跟同事说,“如果学Giffen Good的时候就是配合着这段历史背景来说,岂不是会非常直观?” 当然,我现在有些马后炮了。因为即便当时讲了爱尔兰历史,我可能还是会囫囵吞枣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因为除了做题本身,土豆不土豆管我何事!

因此,有效学习的前提还是相关性和好奇心。真实的场景体验可以增加对相关性的理解和好奇心的培养。这一部分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且最容易被低估的部分。注意,我认为前提是“相关性”,而不是“重要性”。学习者意识到内容的重要性,一定是从相关性开始的,只有相关,才会渐渐变的重要。这么说也是为了针对诸多家长、老师对学习者的言论,“这个对你会很重要,要好好学习!” 然而除了明显的成绩和班级排名,其他相关性并不显著。也难怪学习者常见意料之中的疲乏。

若是要类比的话,那可能就是一个女人的外貌了吧,最近流行的说法是“你的外表都不能吸引我的话,又如何看到你内心的美丽呢?”  

——如果看上去既和我毫不相干、又不好玩,那么我为何要学习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