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责任

今天终于写来了这篇文章。我一直很坚定的认为,如果你认为自己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人才,那么就要有觉悟去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利用你所学到的知识,能力,来帮助解决你所生活在的环境里的问题,为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环境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具体说来,最近新的流感爆发,影响很大。我看了一篇讲猪肉小贩因病去世的故事。看完后真的很伤心,家里的顶梁柱为了孩子有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很辛苦的来到大城市拼命打工却不幸染上了疾病而去世。家里的孩子还小,想到小朋友没有爸爸了就更加难过起来。看文章的评论说,医院怎么样怎么样,医者不仁慈什么的。我不想带着一种中国式惯有的世态炎凉偏见的态度来看待这些问题,因为事情的缘由细节谁也不清楚,也许医者确实有问题吧。在我眼里,事实是,悲剧发生了,同时又想到,他这样的并不是个例,也许很多人被欺负,很多人被打压,很多很多人遭受着我可能根本想象不到的悲惨经历。想到这里,一边感谢自己可以有机会在很平和的环境里看完这个文章,一边感觉到,还有太多太多的问题等待着有能力的人去修复填补。那请问,谁是去修补的人呢?

原来,最经常看到的评论就是,“政府干什么去了!”“实在是太失望了!”之类的。虽然政府有着人力,财力和精力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他们不是唯一的解决途径,这样的说法仿佛是在说“我没有能力解决这样的问题,只有政府有,但是他们又什么事情都不做,真是太不应该了!”于是就开始大骂特骂。每一个个体把自己和政府的关系划的清清楚楚的——你是你的,我是我的,我管我的生活,你管你的社会,咱俩没啥关系,你要是没管好社会,那是你的问题,我肯定要骂你,对吧?你还拿了我的税钱呢!在成功的谈判里,最重要的一条前提就是,双方懂得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不能纠结在眼前的一个表层的问题上而忽略了核心问题,打个比方:我要买你一个手机,我说我就出两千,你非要三千,那如果我们纠结两千还是三千,是很难妥协的。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双方彼此认为如果妥协了对方,自己就亏了,那么什么是亏了?就是不合算,价值不够高。如果明白了是价值的问题,那我完全可以说,我出两千,同时我借你用我闲置的电脑两个月,也许你就会同意,因为你正好需要用个电脑。这个例子有点长了,不过意思就是说,如果只纠结到底谁错了这个很表层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不会得到解决的,所以注意力应该被投放在真正的问题身上。问题有很多, 比如,空气质量低下,食品问题,教育资源问题,或者一些个人的,社区里的空巢老人等等。难道面对着你的小区里的空巢老人,在你力所能及可以做到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你却抱怨说,政府干什么去了?

社会上的问题太多太多了,如果没有人去解决,只能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使人丧失信心和希望。虽然我本科不是在国内读的,但是多少知道一些国内大学的情况。多少人占用着国内最好的资源却没有在做有意义的事情。有人说,这是我努力奋斗的结果,这些是我应得的!是的,我没有质疑你哪里做的不对,因为每个人都会对自己有特别的思量和考虑,而且我也尊重你的决定。但是如果你从开办学校的本忠出发思考的话,学校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学校是为了社会的发展输出可以实现它的人才,但是不幸的是很多人早已背离了它。再说回来,当你享受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的时候,你完全有机会可以更好的利用它不是么? 而且你也应该想实现一个更有意义的人生不是么?如果你觉得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不够现实,不够可以赚到大钱,不够霸气,那我只能说,你太幼稚了。积极的去解决问题和能不能赚钱完全是两个问题,请分别考虑,还有就是,在衡量一些事情的价值的时候,看得到和看不到的两个不同的标杆,请一起考虑。只是,当你看到你身边的人在努力奋斗为了一个更好的社会的时候,那种敬佩之情不会油然而生么?不管他们做的是非盈利组织,还是盈利组织。之前耶鲁村长的报道不少,那么我简单说一下我直接的感受吧。我当时问他,你为什么要来做这个事情?他说,我认为这个是我能起到帮助和实现价值的一个很直接的机会。我看过他给当地老人院画的建筑图,我看到他在给当地教育进行着积极的尝试,我看到过他的军布鞋和曾经在耶鲁的西装革履的意气风发的照片。我还有一些其他的朋友已经在其他地方最大化的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我不敢说我自己已经如何如何,但是我认为有些声音,那些认为自己是精英的人应该听到。

这是一种责任,你可以张开怀抱接受,也可以转身离开,但是一定要意识到,这同时也是一个机会,你可以发挥作用,产生影响的时刻。我认为,本职工作做好就已经很值得尊重了,若是让自己的视野放宽,时刻抱着一种“我来解决它”的思想,生活会变得更加丰富和有深度。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像纸片一样,随着时间之风而瑟瑟发抖,最后不知被吹向哪里。推卸责任不如承担责任,最开始,总是艰难的,但是,已经有人在做了不是么?这个社会已经和十年前不一样了,嘴上功夫已经过时了,改变是靠每一个人的努力,若你是精英,就请发挥你的能力,来创造和实现更多的价值——从解决身边的问题开始。 

每一个人都会是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