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大梦想”和“小梦想”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尺寸”的梦想,有的人有着所谓的大梦想,就好比公认的Elon Musk要把“地球人都载到火星上去”,也有人有着自己的小梦想,就好比很多女孩子梦想中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店或者咖啡店。每个梦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都承载了不同的重量。那么为什么会有人称之为小梦想和大梦想呢?我觉得直观的反映应该是,小梦想比较容易实现,大梦想不容易实现——以及,小梦想可能更多指的是属于个人的,而大梦想指的更多可能是承载了其他人的心愿。花店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到火星上去可能会是全人类的梦想!

人们对于现实是充满着羡慕嫉妒恨的情感,但是对于一个从未实现的梦想,却是充满了无限憧憬与向往。这个梦是存在于每个人脑海中的,期望着“有一天,我也能活着踏上火星的土地,哪怕生命在此刻终结也无怨无悔”。积少成多,一个个相同的小梦想,汇集到一起就变成了一个大梦想。我们的文明倡导,人生要有大梦想,大理想,要把全人类的福祉放于胸中,荡气回肠。为什么?因为梦想就等于人生的终点。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终点就在眼前。更何况能不能实现梦想又是另一个问题。人生就是一趟旅程,这个比喻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试想,如果现在我们有着大把的时间和大把的金钱,我们可以选择在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事情,我们会去做什么呢?我曾经深刻的体会过这个问题——只不过是在我的世界中——这样的一个虚拟世界里。但是如果打开上帝模式的话,就是这样的感觉:工具箱里材料一应俱全,自己也可以腾云驾雾,看着眼前偌大的世界,我到底要干点什么事情呢?我搭建了一个小屋子,外面圈了一圈羊和牛,然后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下雨……自己一个人在野外中奔跑……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到哪里,而且还可能会迷失回家的路。我奔跑着,奔跑着,企图找到那个方向。最后我开始兴建房子,我盖了好多房子,但是每当一个房子落成后自己也能感受到那种无聊到死的沉寂。最终,我做了一个指南针,决定离开家,带上我的床,四海为家——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据说我的世界中是可以看到世界边缘的,于是我做了一个地图,然后开始去往这些陌生的领地。我经过了沙漠、山丘、森林、沼泽,在水上看到日出和日落。我那一瞬间仿佛陷入到了远古时期,对生命意义无尽的迷茫之中。于是,我又转换到了生存模式,在生存模式中,所有的材料都需要自己去收集和获取,哪怕是为了造一个指南针也要上刀山下火海,还可能被僵尸伏击。在生存模式中,所有的梦想瞬间变成了“如果有无尽的牛羊和黄金钻石该有多好,这样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采集了”。从生命的横轴上来看,几十年可能都在收集生存相关的必需品,建造一栋房子的进程变得如此之慢,每一块素材都获得的如此不易。可见生存的压力与人生的梦想并非两条平行线。

当然,我没有发觉红石的用途,所以我的世界一直无法进化,可以理解为我所处的世界是石器时代1.0。一旦把红石引入,所有的东西都有了逻辑和动力,可以升级为逻辑时代2.0。通常在于这个时代中,用上帝模式的玩家是可以发挥无限的想象力来创造各种神奇的东西。同时,因为我是独立玩家,所以体会的更多的是孤独和寂寞,而不是集体的乐趣。不过就是为了让我沉浸到这种世界中,才能穿越时间的束缚,发掘一些从未感受过的东西。

玩游戏的过程让我切身感受到,所谓的梦想,是为了与现实生活中的制约所平衡的产物。之前我有讨论过,世界是阴阳平衡的,有正就有负。现代生活让我们不得不为了活命而奔波,与数亿人竞争。不得不承认,“多挣钱”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个不错的生活条件,就好像我在游戏中冒着生命危险去收集材料来盖房子,差不多。不过,如果想达到理想的情况,可能就会花去我们人生的大部分时间,甚至可以直接退休了!那么理所当然的,出现“开个花店”“开个面包店”的理想就会出现,并不是他们真的热爱鲜花和面包,只是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与生活的妥协——现实与梦想的妥协。欲带王冠,必承其重。先不要说王冠了,能带个项链就要承担的起价格。大梦想必然意味着大付出,如果连小梦想都没有实现的人的话,又何尝会去挑战大梦想呢?这是需要勇气和一定的浪漫主义色彩来填充的。

很多人会瞧不上小梦想,会觉得这个人志向如此之低。就像我刚才说的,很多时候这是一种与生活的妥协,不是一种向往,而是一种结果。所以并不是志向低的问题,而是本能的对于现实的一种反应。每一个大梦想,也是由小长大,汇集了所有人希冀的能量而凝结在一起的。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心中承载了多少人,就会得到多少的回馈。

上面讨论的都是能一眼辨认出何为大梦想、何为小梦想的情况。但是存不存在一些时候完全辨别不出来?我之所以会想写这个主题是因为,我最近听到了Lady Gaga的一首歌叫做<Artpop>,当年她的作品横空出世,我都不记得给那时的我带来多少惊喜!这首歌是首老歌,歌词描述的意思大概是她希望结合艺术与流行音乐到一起,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于此同时我又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某共享自行车与某团结合的事情。你能说,前者的是小梦想而后者做的是大梦想吗?我感觉从不同维度来说,前者很可能做的事更大的梦想,而后者做的只是“务实”。这就出现了我疑惑的问题,那么我们在决定自己要做的事情时,到底应当以什么样的价值观来衡量自己的目标?我想了一下,也许这样可以很好的解释:

我们的各种尝试,也就是0—1的部分,应当被认为是价值无限的;而如何把1—100让更多人享受到成果,可能是价格无限的。∞ x ∞ = ……。

前半部分,我们称之为梦想;后半部分,我们称之为财富。 当梦想足够被称得上是伟大的梦想的时候,就说明她承载了大多数人的期望,给了人们希望和憧憬。仅仅这部分力量就已经是无穷尽,足以驱使任何事情的发生。而付诸行动后,让更多的人都能切实感受到梦想实现后所带来的福利后,则是当今社会所认同的财富的汇集。如此说来,梦想和成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事情——想到了,做到了。那么命运就会馈赠与你。俱往矣,很多人在这两个过程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我们又真的清楚自己的角色吗?同时又能如何破除井底之蛙的限制,而真的走到时代的最前沿?在实现的过程中又如何克服重重难关,突破重围?……问题太多了,如果等都考虑清楚后,可能早已白首!

所谓“大梦想”和“小梦想”,均是我们行动的终点与起点。并没有什么梦想真的是小的,因为凡是小的梦想也能成长升级,凡是小的梦想也能汇聚成伟大的存在,没有小则没有大。可能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最能选择的是自己到底希望度过一个怎样谢幕的人生旅程?